当前位置: 主页 > 工控网 >

利用個人信息刷單快遞空包裹裡的黑色利益

发布日期:2021-07-02 07:53   来源:未知   阅读:

  www.nmgur.cn空包裹刷單屢禁不止,快遞員、快遞公司、商家、電商、空包裹網站等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利益鏈。近日,有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稱,收到了兩份來自圓通承運的信封,外部包裝完好,但打開后發現為空包,寄件人信息多不實,物流信息卻顯示正常。在多方調查走訪后,記者發現,一件沒有實際意義的空包裹之所以能在快遞網絡中自由流動,除了商家與刷單網站互相勾結外,還有空包網站以0.6元的低價出售快遞單號,網點為要業務量私自為刷單放行。“心照不宣”的利益訴求,使得上下游各方利益緊密咬合,讓刷單件有空可鑽,而用戶的個人信息則成為整個鏈條的通行証和犧牲品。

  對於消費者的爆料信息,北京商報記者觀察發現,兩份信封的寄件人均為昵稱,且其中一個電話聯系為空號,發出地址相同,均位於北京東城區東四北大街某大廈,物流周轉信息也顯示正常。收到上述空包的消費者表示,之前從未收到過這樣的快件,也不認識寄件人。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撥打了其中一位寄件人電話。“我常在圓通寄件,認識攬件的快遞員。這個空包裹是因為當時快遞員稱需要完成業務額,為了刷單得用下公司的地址和電話。”該寄件人說道。

  從寄件人的表述不難看出,寄件人是為了幫助圓通快遞員完成業績,才用公司地址郵寄了空包裹。

  而攬收該快件的快遞員回應稱收件人是遭遇了商家刷單,並否認自己是為業績才進行刷單。圓通客服工作人員對此解釋稱,有些物品比較小,很難判斷是刷單件,對於收到空包的情況,會聯系發件網點進行查証。

  為何未實名的空包裹能在圓通網絡中流轉?圓通總部對於刷單行為有哪些監管措施?截至發稿,圓通相關負責人暫未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

  所謂刷單,是指商家為了提升店鋪排名、銷量和好評來吸引顧客,向刷單網站等平台或組織個人支付費用,而后者通過廣告招募等形式收集刷手資源,組織刷手向指定的電商商家購買商品,並填寫虛假好評。除了該形式外,在物流端,一些空包網站、禮品代發網站也能為商家提供刷單發貨服務。

  一位快遞員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快遞刷單的情況在業內並不新鮮,主要分為兩類情況,一種是發空的文件信封,另一種是發空的塑料包裹。“除了商家刷單外,也有可能是快遞員或者網點為了刷業績單量。刷單行為在年底比較高頻。”同時,他提及,“雖然是空包裹,但快遞員仍然正常拿派費,所以這類包裹可以在末端流轉。”而資歷深的快遞員能很快辨別出刷單件,會直接與客戶電話溝通后將這類快件自行處理。

  無論是消費者遭遇刷單,還是業內運輸刷單件,似乎已經成為公開的秘密。北京商報記者在多個社交平台上調查發現,消費者“被”刷單存在諸多情形,除了收到空包裹和信封外,還有部分消費者沒有收到快件,就已被告知“已簽收”。一位消費者稱,自己曾在一天內“被”簽收七八個未曾謀面的包裹。

  在一些空包網站,快遞單號成為低廉的交易商品,而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地址、電話甚至可以自定義。在一家空包網站上,北京商報記者瀏覽發現,購買大廳每天會放出上百條快遞單號,涉及圓通、韻達、申通等主流快遞品牌,路線流向從全國各市區到縣城不一。購買單號后能實現當天發貨。一條單號的價格僅為0.6元。這也意味著,無論地址、用戶姓名和電話是否线元便能換來一條完整的物流信息。

  在另一家名為“1元價”的空包網站上,一條快遞單號價格大致在0.5-2元之間,較之中通、韻達、百世等快遞,一些二線快遞如國通、優速、全峰等單號價格更低,大致為0.6元左右。用戶在網站上充值多,單號的價格能有所優惠。“在一線快遞中,中通的單號是最便宜的。”該網站工作人員表示,業務包括禮品代發和自提兩種。前者包裹裡會有小禮品,會發給收件人簽收,而自提件是發空信封,能自動簽收。但不是所有快遞都能實現兩種發貨模式,例如極兔速遞隻能發小禮品。

  所謂小禮品包裹,指的是寄件人發送一些便宜商品如發圈、塑料梳子、香包等給收件人的刷單障眼法,來降低被平台監控,以及因消費者發現是空包導致被舉報的幾率。

  如果商家選擇直接和部分快遞網點合作,付出的價格會比網站略高,而模式以發送空包為主,由快遞員派送簽收。一位中通的快遞網點老板透露,100單以下的話,單號價格為2.5元左右,下單越多越便宜,空包走真實的物流網絡。“隻要填入快遞收寄信息,按著正常流程走,是很安全的。”他表示。

  難辨真假的收寄信息,卻串聯出一條條真實的快遞流轉線路。不僅如此,有消費者在收到韻達承運的空包后反饋稱,盡管信封裡是空的,快遞面單上的物品信息卻顯示為1.88KG的日用品。同時,該信封的寄件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稱自己的個人信息被刷單了,並不知情寄件一事。

  快遞專業人士徐勇認為,由於空包裹需要走完收轉運派各個環節,快遞網點要為此付出成本,若是被總部查出刷單造假的情形,網點也會遭受嚴厲處罰,有損品牌形象,因此快遞上市企業不敢輕易進行刷單。

  據了解,在2020年11月,圓通因內部員工與外部勾結泄露40萬條個人信息一事被上海市網信辦約談,責令要求其加快建立運單數據管理制度。

  那為何部分快遞網點不惜鋌而走險游走於行業灰色地帶?另一位快遞網點老板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雖然一條單號僅有幾毛錢,但如果商家發貨量較大,快遞網點並不會虧錢。其次,快遞總部對各地方網點也有相應的業績考核。一位通達系快遞員表示,如果月底沒有完成績效,就會嘗試刷幾單,否則會被罰款扣錢。

  業務量既是衡量快遞企業市場佔有率的重要指標,也是吸引資本的憑証。2016年至2020年間,頭部企業的市佔率排位賽仍在變動。財報顯示,圓通在2018年丟失了市佔率第二名的位置,次於韻達屈居第三。申通在同年也落后於百世,失去第四名的席位。

  另一方面,空包裹能有機會鑽漏洞,也源於快遞企業在收件時存在盲區。一位快遞從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稱,因為商家和網點達成合作關系,隻要不是違禁品都能寄遞,除了快遞員和網點外,其余人很難判斷該包裹的內容,快件掃描時主要是掃描條形碼,以及確認是否有違禁品。此外,一些商家發貨量較大,很難實現一一核實電話。“快遞企業內部對刷單行為是有處罰機制的,但執行起來難度很大。”

  “刷單這類‘黑灰產’已經形成產業鏈了,參與的各方均有利益訴求,這也是該現象較難遏制的根本原因。”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消費者保護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蘇號朋認為,企業盈利的底線是不能違反法律和公序良俗,政府主管部門針對市場亂象及時執法和規制非常必要。

  據了解,在1月14日國家郵政局一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國家郵政局新聞發言人、辦公室主任侯延波表示,將加強對快遞數據收集、管理、使用的監管,嚴肅查處泄露用戶信息披露機制,對刷單、販賣快遞盲盒等進行清理整頓。此外,據了解,當前北京市郵政局已開啟為期3個月的快遞末端投遞服務專項治理工作,整頓治理“虛假簽收”等問題。

  人民網北京6月11日電(孫陽)近年來,國內設計咨詢企業綜合實力不斷增強,積極參與境外工程設計咨詢項目,帶動技術、標准、裝備和管理“走出去”,成為對外投資合作新亮點。當前,隨著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正式簽訂,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不斷加快,對外設計咨詢行業迎來新的機遇。…

  人民網北京6月11日電(記者喬雪峰)記者從華北空管局獲悉,2021年端午小長假期間,首都、大興兩機場計劃進出港航班共計5370架次。其中,首都機場計劃進出港航班3000架次,日均進出港航班1000架次,大興機場計劃進出港航班2370架次,日均進出港航班790架次。…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新车净重超标5吨 开封车主:让我如何开上路?